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1919年的夏天,距离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还未满週年,全美各地30多个城市随即发生了种族冲突事件,白人大规模的袭击黑人,其中包括像芝加哥、华盛顿特区这些主要城市;而初秋在阿肯色州菲利普郡的小镇伊莱恩(Elaine)发生的冲突伤亡最为惨重。由于当地非裔佃农自组工会发起抗争,但被白人用血腥的大屠杀予以回应,一共造成了237人死亡。那一年不平静的夏天,被后人起名为「血色之夏」(Red Summer)。

  阿肯色州的血腥屠杀事件都得从1918年的秋天开始说起,那时人们还沉浸在庆祝一战结束的氛围中。律师尤利西斯‧布拉顿(Ulysses S. Bratton)在他的办公室里,听着非裔佃农们诉说有关阿肯色三角洲(Arkansas Delta)附近的剥削、债务与窃盗情形。一名叫做卡特的人负责照料总共90英亩的棉花田,但地主却控制了全部产出的棉花和他的财产;另一名黑人佃农则告诉布拉顿,田地管理人拒绝让佃农们查看农田生产所赚得的帐务明细;还有一名佃农告诉他:「地主不给佃农们应得的报酬,好让他们一直挨饿。因为这样佃农才会按照地主的期望,回到田里更努力地工作。」

  没有人会想到,这些诉苦抱屈的访谈,居然在一年内酝酿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暴力事件之一。根据公正司法倡议组织(Equal Justice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白人为此採取了任何可行的报复手段,使这场大屠杀总共夺走了237条非裔美国人的宝贵性命;在这段期间,以种族暴力手段使黑人屈服的案例并不少见,死亡人数非常高。公正司法倡议组织指出:「带有种族歧视的恐怖私刑,被用来当作执行《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也被译为黑人歧视法)隔离的工具,这种手法不仅是用来惩罚那些被宣称有罪的人们,更是用来控制非裔社区的策略。」

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布拉顿面谈结束后,同意代表所有被欺骗的佃农,为他们伸张正义。他还加入了一个新创联盟:美国进步农民与住民联盟(Progressive Farmers and Household Union of America)。该组织的发起人名叫罗伯特‧希尔(Robert Hill),是阿肯色三角洲当地的黑人,先前虽然没有组织工会的经验,但却怀有很大的野心。希尔在一份声明说道:「工会想知道的是,为什幺佃农不能掌控他们应得的,而只能任由地主宰割。」他呼吁黑人佃农团结起来,招收每满25个成员,就编成一个「支部」。希尔在菲利普郡获得显着地成功,1919年时已经成立了七个支部。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想反抗白人必须具备很大的勇气,尤其像阿肯色三角洲的白人菁英,他们完全控制了当地的经济、政府、执法部门和法院。像莫特‧艾伦(E.M. “Mort” Allen)这类的时代投机者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原本出生于北方,在1906年南下来到阿肯色州寻找致富的机会;他在当地结了一门好亲事,并利用婚姻关係与富商建立合作关係,共同开发伊莱恩使其成为伐木产业的枢纽镇。艾伦和该郡的白人地主深知,要维持当地繁荣必须仰赖对黑人佃农和劳动者的剥削压榨,而菲利普郡有超过75%的人口​​是非裔美国人,因此白人更不能掉以轻心。

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1919年2月,由于战争结束导致需求下降,地主同意减少棉花种植面积。然而,如果他们给予佃农公平的报酬,也意味者地主的利润缩水。因此艾伦告诉其他的农场主说:「老南方人的惯用手段有很多好方法。南方白人控制所有黑人的权利,是为了安全。」

  但事实是,这些手段中并没有什幺「和平的」方法。1919年9月30日的晚上,地主方派出三名代表,前往附近一处十字路口旁的黑人教堂,準备参加工会举行的会议谈判;而为了防止冲突,佃农方则指派六名男子在教堂外巡逻。结果两方发生口角冲突导致了枪击事件,其中一名袭击者因此受到重伤,工会方匆忙地散去,因为他们知道能喘息的时间已经不长了。为了迎击地主方的报复,佃农们自行组织了自卫队。

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地主这边也开始动员。警长法兰克招来了人数众多的白人,甚至将郡法院当作指挥部方便组织分队。就这样,数百名才刚从法国战场上回来的白人士兵,纷纷涌向法院报到;他们被分成几个小队,一队队携带武装的白人男子,被载到农地附近搜捕非裔佃农。这群「义勇军」一致认为,黑人佃农谋杀白人地主的阴谋才刚萌芽,因此必须竭尽所能地让他们放弃所谓的「起义」。

  而结果,就是237名非裔美国人被无情地谋杀;没有任何一个参与屠杀的白人承认罪行,没有白人受到指控,也没有审判举行。

被遗忘的群众私刑:阿肯色州237项谋杀

  那个时代的美国,针对非裔族群的集体暴力事件是非常常见的,而政府也默许着这类行为。对美国人来说,1919年是特别血腥的一年,到了九月它们已经经历了反黑人暴力的七大暴乱。这一年发生暴力事件的根本原因,可以归咎于战争结束后白人至上主义的重新抬头,包括《吉姆克劳法》和持偏见的警察与法院,他们剥夺了非裔美国人的宪法权利,让他们在经济、社会与政治上不被平等对待。而非裔美国人为了反抗,得冒着个人毁灭(包括从故乡被放逐的惩罚)、人身伤害(殴打、鞭打),甚至是死亡的风险。

  同年10月3日,大多数的黑人参与者已经被捕并準备入狱。他们唯一的罪行是「试图为自身的劳动争取公平收益」。而等待许久的上诉,终于在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的支持下,获得最高法院的裁决,让这些人得以重获自由。这项裁决还确立了联邦政府的责任,保证国家审判程序需循正当程序和保护平等的法律,很显然阿肯色州大屠杀案并没有符合这个标準。大屠杀近百年后,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仍在努力查明确切的死亡人数,237人死亡这个数字,还只是目前最新的数据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