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博士离职华为项目三天后被灭口临终前告诉妈妈一句话

美博士离职华为项目三天后被灭口临终前告诉妈妈一句话

肖恩.托德和家人(

近期,对中国大陆科技巨头华为的调查让一位美国母亲重拾了希望,在儿子去世七年以后,她希望能让儿子死亡的真相得以昭雪。

据英文大纪元报导,多年来,托德家一直在向新加坡和美国政府机构发送证据和分析报告,试图证明肖恩.托德(ShaneTodd)因为华为涉嫌偷窃美国技术而被谋杀。

2012年6月24日,肖恩.托德被发现在新加坡的公寓里上吊身亡。当局把死因归为自杀,但他的父母认为他是因为牵涉一项敏感的科研计画而被谋杀。

目前华为因为涉嫌知识产权盗窃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正在接受联邦检察官的调查。

肖恩.托德的母亲玛丽.托德接受大纪元採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国会调查我儿子与华为的关係。」托德家在网上公布的一封公开信中说,希望对他死亡的调查可以揭示「一些外国公司和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秘密工作或国际声誉」。

参与华为项目备受压力

肖恩.托德拥有电气工程博士学位,并一直在新加坡微电子研究所(IME)领导一项特殊的氮化镓(GaN)的开发团队。该研究所是新加坡很有声誉的科技研究机构。

英国《金融时报》2013年2月的报导称,IME从美国技术公司Veeco购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金属有机化学气相沉积(MOCVD)系统。Veeco的技术可用于商业和军事目的,IME获得了商业应用许可。IME同时也在与华为合作。这种联繫使华为有机会获得Veeco的技术。一旦获取该技术,就可以用于军事用途。

《金融时报》报导,肖恩.托德曾告诉他的父母,他在IME与一个中国公司合作,他说,「我被要求与一家令我不舒服的中国公司做事。」他告诉家人,工作让他倍感压力,因为被要求做出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事情,而他拒绝这样做。他也因此担心自己的安全。

玛丽.托德回忆说,儿子告诉她,「妈妈,我打算每週都给你打电话。如果你在一週内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你可以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因为肯定发生了什幺事情。「

那家中国公司被认定为华为。大纪元此前的报导称,肖恩.托德去世后,他的家人发现了他电脑硬碟的备份以及一个于2011年9月建立的名为「Huawei」(华为)的文件夹。一个包含「项目计画」的文件概述了IME和华为之间合作的目标、範围和时间表。

离职三天后离奇死亡

肖恩.托德最终决定从IME辞职,并打算回美国。他给了IME60天的通知。在离开新加坡之前,他找到了美国研究公司Nuvotronics的工作,该公司与美国国防部和NASA合作。《金融时报》称,年薪约10万5千美元。

肖恩.托德的家人到了新加坡以后发现,托德公寓的烘乾机里还有衣服,地板上有需要洗的脏衣服,而乾净的衣服被折好放在沙发上。家俱都贴了标籤,他似乎试图出售家俱。桌子上还有他的机票。

新加坡警方裁定肖恩.托德的死因是自杀。即使托德家告诉他们肖恩.托德曾表示受到生命威胁,重新调查的要求也被拒绝。玛丽.托德说,新加坡警方拒绝提供任何关于他们如何认定死亡是自杀的书面调查报告。

肖恩.托德的电脑被警方带走了,但是他的家人在公寓里发现了一个外接硬碟,上面有他电脑硬碟的备份资料。肖恩.托德的工作,以及IME、Veeco和华为的关係都被记录在了这个硬碟上。

托德家寻求正义的漫漫长路

玛丽.托德说,「上帝在帮我们。」

肖恩.托德的遗体被带回了美国。他的家人找了一位专家来分析他的死因。遗体被发现有瘀伤和伤痕。玛丽.托德说,「他曾为生命而战。」

布莱克本学院刑事司法系主任和终身教授、专门检测隐藏信息的EnSol公司创始人大卫.坎普(DavidCamp)博士準备的一份报告的称,「几乎没有证据支持肖恩.托德的死亡是自杀。」

玛丽.托德说,新加坡警方认定自杀的依据主要是电脑上的遗书。但她说,遗书是以「亚洲英语,而不是美国英语」的形式输入的。她阅读了新加坡警方交付的遗书后将它们给了侦探。她说,「我的儿子可能自杀,但他不可能写这个。」

坎普在他的报告中总结说,自杀遗书的内容「与在西方文化中成长和社交的人不一致……很明显,作者是在不同文化中成长和社交的人。」坎普在他的报告中指出「有迹象表明(作者)是来自东方文化的人,如中国」。

托德家表示,他们天真地将在美国获得的所有证据和分析报告发送给了新加坡当局,希望能重新开启调查。玛丽.托德说,「我们愚蠢的将得到的所有东西发送给了他们。他们所做的是拿走了我们的证据,并用我们给的一切在调查中反对我们。」

玛丽托德表示,2013年5月,托德家在新加坡进行调查时,有10名律师,5名代表IME,5名代表华为,「反对我们的小家庭,证明我儿子是自杀。」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引起了媒体、好莱坞、联邦调查局以及美国参议院和国会的广泛关注,但还是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托德家还向几个美国政府机构发送了证据和分析报告,其中包括欧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但收到的帮助很少。

玛丽.托德说,当时的众议员沃尔夫告诉她,她和她的丈夫正在做正确的事,但由于金钱和权力,他们没办法再往前走了。沃尔夫告诉她,华为已经买下了华盛顿,每个角落都有一家它的律师事务所。

儘管如此,玛丽.托德记得很多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帮助过他们,但她相信,「这个事件已经被希拉里和欧巴马领导下的最高层关闭了。」

为了继续为儿子的死奔走,玛丽.托德出版了一本记录了托德家在过去七年处理案件经历的书:《硬碟:一个家庭与三个国家的斗争》。

现在,随着对华为的调查,玛丽.托德希望对儿子的死亡调查能有新的进展。她告诉大纪元,在众议员格吉安福特(GregGianforte)的帮助下,所有的证据和报告都提交给了国家安全局。

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政治助理教授维勒加斯(SanBernardino)说,「鑒于中共政府明显有意利用其科技公司非法获取商业和军事技术,美国人对托德博士的案件细节应感到特别的不安。」

维勒加斯也是《硬碟:一个家庭与三个国家的斗争》的作者之一,她最近致信众议员格吉安福特,支持对华为的联邦调查。她强调,华为的起诉书应该包括对美国工程师肖恩.托德的死亡调查。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